穆于洛华

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无需凭借谁的光

咕咕咕声明

由于近期一个潜伏长达4个月的魔头将发动一场腥风血雨的考试,所以洛华可能为了新年的压岁钱要咕一段时间,预计寒假回归。

要掉粉的趁早掉吧,最近都不会更了_(:з」∠)_


【巍面】若有来世[二]

  结局沈巍没有带夜尊离开

  死前回忆向走马灯

  箭头:

缺爱弱小面→世纪人渣巍→←全场划水澜【带有一定误区,非本文真正cp箭头,感谢一位小可爱的提醒。】

  虐请注意!【其实我jio得还好】

  

        沈巍因为太渣了施行枪毙😃

——————

      [4秒]

  哥哥,哥哥你在哪里……

  我会听话的,哥哥不要丢下我……

  我错了,我错了……

  哥哥你原谅面面好不好

  “哥哥原谅面面……”

  鬼面背靠在冰冷的石壁上,洞中寒冷的水滴在白衣上,霉青色的苔藓粘在白衣上。一场大雨,把原本就身体虚弱的他浇了个彻底,那怕嵬有心去保护,也还是让夜尊发烧了。

  嵬不知出去了多久,应该有好几天了吧,在这期间鬼面的神智越来越不清,到了现在就只剩下摊泥一样贴在石壁上苟延残喘了。

        哥哥,哥哥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你回来吧……

  祈求的话无数次在心中重复,他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但是哥哥不回来,就一定是自己的问题——他总是有着疯狂的自卑感,无论这件事怪不怪他,甚至他可能是对的,但是只要一出问题,就总是在自己身上找不存在的原因。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

  是不是面面太拖累哥哥了……

  他想哭,可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靠着山洞里石壁上滑落的水珠撑过了这些天,现在怕是连睁眼的气力也都消耗殆尽。

        如果是我太没用连累了哥哥,那哥哥就不要回来了,哥哥说现在外面很危险,哥哥一定要小心啊,没了我,哥哥一定会很轻松的。

  只要不拖累哥哥,我怎么样都行……

  哥哥你要好好的啊

  我好困啊……

        当鬼面醒来,入眼的便是嵬焦急的模样和他身上的伤。

  我又连累哥哥了吗……

  当鬼面醒来时,出现的不是重归黑暗的恐惧,而是嵬关切的眼神。

  嵬见鬼面已经醒来,顿时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继而说道:“面面没事吧,都怪哥哥,是我不好,去了那么久才回来。”

  鬼面难得的没有理嵬的话,他死死的盯着嵬的身上——血迹,刀伤,以及眉目中难掩的疲惫不堪。让鬼面自责。

  如果没有我,哥哥就不会这样了吧……

  我果然是个累赘……

  鬼面脱口而出:“我没关系的,哥哥你没事吧。”

  嵬心疼的摸着鬼面被打乱的柔软黑发叹了口气。

  “没事”他说“面面的头发乱了,哥哥给你扎起来好吗?”

  鬼面看着嵬的伤口有些着急,“不用了哥哥,我自己来。”有心出手阻挡嵬的动作,却因为病后的虚弱而无奈放弃,但也是紧张的不得了,整个人崩的宛如一张弓。

  可能是感受到鬼面的不自在,嵬温柔的笑了一声,轻生说到:“只是个发辫而已,不需要紧张。”

  手指穿过发间,感受着鬼面逐渐放松的精神,嵬略显笨拙的给鬼面绑上了一次头发,不算扎的好看,但是鬼面喜欢的不得了。

  看着他开心的玩着自己的头发,嵬说:“你要喜欢,哥哥给你扎一辈子。”

  『哥哥啊,你可真是个大骗子……』

  『面面的头发散了,哥哥为什么不帮我。』

  『哦…是因为我的一辈子到了么……』 

  [3秒]  

  『逃难』

  鬼面这几天的的生活无非就是这个词语,地星极端势力组成的反抗团一路烧杀抢夺——无论老少,无论种族。皮囊好的,拿来做泄欲的玩物;财富多的,杀死抢夺金银珠宝;稍微有些实力的,就被那个混蛋蛊惑作为帮凶。因此,整个海星,不,绝对不止,应是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混乱的战争。

  他们倒是打着反抗,自由的旗号,可归根到底,那些“光辉”的战利品不还是全都流进了那个菠萝头的手里,受到蛊惑成为傀儡的那些参战之人又何存自由?

  不过不应该想这些,鬼面因为分神被石头拌了一下,虽然没有摔伤,但也让他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眼前泥泞不堪的道路上。

  嵬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便出于关心的问了问鬼面:“想到什么了?”

  鬼面抬起头,勉强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咳,没有……咳咳……我没事啊。”

  鬼面生病了,原因不只是那次高烧,还有各种各样的疾病落下的病根,这些乱七八糟的疾病堆积在一起,虽然不能置鬼王之驱于死地,但也还是如堆积的熔岩——爆发了。

  本就在仓促逃亡的路上,嵬已负伤,自己再这么一连累,使得路程更加漫长,希望更加渺茫。

  嵬或许可以丢下作为累赘的鬼面,但是不但没有,反而悉心照顾鬼面,带着他远离反抗团的所及之处。

  但是,或许是从小没有安全感生活的原因吧,鬼面总是认为嵬终有一天会弃他而去的,他怕,哥哥是他唯一的希望,可能洞中那次绝望的乞求奏效后开始这么认为,也可能是地星大地上那个守护一生的誓言开始,也有可能更早。

  反正,当鬼面反应过来时,他的哥哥嵬就已经成了他生命的全部。他极暗世界中最温暖的光芒,那个只属于他的光芒。

  有时候第六感真的很重要

  嵬离开了,什么都没说。

  鬼面昏迷了,再次睁开眼时看见的就是那个噩梦,他笑着对他说

  「你哥哥不要你了,我救了你」

  是这样吗?为什么,为什么哥哥会抛弃我,如果面面做错了,面面会改,面面会听话,但是为什么丢下我……

  是不是只要我像上次一样,哥哥就会回来,告诉我什么事都没有,带我回家……

  他只是祈求着,祈求者他的哥哥嵬能回来,把他救出去,告诉他一切都结束了,告诉他什么事都没有,他还在,他也活的好好的。

  可是现实不会这样……

  反抗团的生活是鬼面一生中的噩梦,无休止的羞辱,把他当做泄欲工具一样随意对待,在他被折磨的神志不清时凑上他的耳边,告诉他

  「你哥哥不会回来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他嫌你脏!」

  对啊,我已经脏了,哥哥一定嫌弃我了吧……

  不对,他早就抛弃我了

  不然我就不会呆在这里!!承受这样的屈辱!!

  不是你说过,要给我光吗?

       可是很抱歉啊,在我的世界里你已经彻底熄灭了……

  既然是你不要我了,那我又何必再苦等与你?

  扭曲的情绪在无休止的虐待下生根发芽,最终盘踞在鬼面情绪最深处的海里,粉碎了所有的美好。

  鬼面死了,嵬也死了……

  下次再见面,就是敌人了

  “我的哥哥。”

  夜尊看着匍匐在地上的人们,笑了起来

  

——————

冬至快乐啊各位!!!

刀子好吃吗【bushi

其实本来这个文是一发完的,但是懒让我太久都没有写完_(:з」∠)_

于是我就拆开发出来了【顺便鼓励我让我写完】

上一篇各位的支持真的吓到我了,感谢大家的喜爱啊啊❤

写的时候很努力的让自己把沈巍写的没有那么渣,让他会去关心鬼面,会在回到山洞看到面面昏死不顾伤口等他照顾他多日,也会去偏袒这个自卑的弟弟,当然这时的沈巍对于弟弟也仅仅只能说是爱护,算不上爱情。

但是发现还是渣的一批,对于人物的把握不当让我无法写出心目中的巍面,于是沈巍还是沈巍,人渣的不得了_(:з」∠)_

期待小可爱们的小红心和关注❤

大声嚷嚷:我想要评论(●—●)

【巍面】若有来世「一」

    是把刀子!
        本文巍面注意避雷【当然由巍面来的同好们就无视吧】

  结局沈巍没有带夜尊离开

  死前回忆向走马灯

  箭头:  
       缺爱弱小面→世纪人渣巍→←全场划水澜【带有一定的误区,非本文真正cp箭头。感谢一位小可爱的提醒】

  虐请注意!【其实我jio得还好。】

————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伴随着山河锥落地的声音,夜尊跪倒在地上,逐渐暗淡的视线中是躺倒在地,满身血污的赵云澜模糊的身影。

  头部无力的垂下,不知何时散开的灰银发丝在脸上扫过,痒痒的……但却不停的刮过额头上还正冒血的伤口给予已经逐渐迟钝的大脑痛而漫长的刺激。

  发丝像细细的小针一样刺在伤口上,疼痛在已接近崩溃的神经上过电一般的穿过,折磨着夜尊快要消散的意识。想要抬手捋开头发,却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已经没有的夜尊在获得异能后第一次感到无助。

  沈巍,他的哥哥以自身为媒造成的能量爆炸在他的体内释放,疼痛麻痹了一切的感官——视野,听觉,触觉,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但又被鬼王的超强自愈力恢复。

  恢复,破坏,恢复,破坏如此循环……

  他曾经自豪的自愈能力让他此时生不如死。

  夜尊感觉自己疯了,意识已经麻痹从而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但身体却清楚的体会着能量从内一点点腐蚀自己身体的感觉。 

        这就是你想让我承受的?

  夜尊向已经不存在的沈巍问道

  那好,哥哥,既然你想让我死……

  被发丝遮挡下的脸上,夜尊不顾牵动肌肉带来的痛苦,重新露出了孩子般阳光的笑脸

  那我就听哥哥的,你看我这么听话,你是不是就会多想我一点啊。 

  

  『我要的不多,就把你对那镇魂令主的情谊分那千分之一给我就行』

  『哥哥你看,我可没有贪心』

  『面面一直都很听话的』 

  

  

  都说人死前的几秒会重新看到他的这一生

  夜尊没想到他也会如此 

  

  [5秒]

  两道身影并肩行走在地星大地上,一白一黑,两者皆无言,只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着,走向不知何处的未来。

  “哥哥……我,我走不动了……可以等我一下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鬼面自幼便就是个药罐子,体弱多病,自然也是无比自卑。生怕这一转眼他唯一的哥哥便离他而去,若是在往常还大可放心,可如今这天外陨石导致着地星资源逐渐匮乏之时。 

  

  求生都显得困难,更何况还要带着这么一个……

  嵬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危险,也就不在思索,转头看向一边剧烈咳嗽着的鬼面感到甚是担忧。他这个弟弟,在这世间怕也就只百分百的信任着他吧。 

  

  鬼面受不了嵬灼灼的目光,连忙回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急忙改口:“没,没事的哥哥,我也没那么累……你别这么看着我,我错了……”说到最后,估计不知自己何错之有就开始道歉,话语间都竟有些哭腔。

  嵬愣住了,他们两人距神智初开没多久,他不太会安慰人,关心鬼面的手段也就只是在看他步伐慢下来后故意等等他,现在这副样子,倒让嵬慌了神,反应也举足无措起来。

  同时也对鬼面更加心疼,都是神智初开,他到底是何等的自卑,何等的没有安全感,才会认为嵬的一个眼神都是要抛弃他而去。

  嵬:“你有什么错?”

  鬼面:“哥哥你,不生气?”

  到了现在才敢在话语里带上语气的和嵬讲话的鬼面让他哭笑不得。

  只是一眼,就让他吓成这样…… 

  

  嵬叹了口气,脱口而出“我没有生气,你身子弱,我作为哥哥,等你保护你是必然,没必要那么担心,跟在我身后,我不会丢下你的。”

  没有任何华丽的修饰,但在年幼的鬼面看来,这就是他听过最动人的情话。嵬说话的声音不大,很轻,很温柔,如一片薄羽悠悠落下,却占据了鬼面心中所有的空间,从此山河之中再无他人可乱他心魄。

  “我一定牢牢跟紧哥哥!”鬼面抬起头,落入嵬眼中的双眼亮起了好看的光芒,“我一定好好听话!” 

  

  自此,那便成了他一生的执着。

  『我一定牢牢跟紧哥哥!一定好好听话!』

  『哥哥千万不要丢下我……』

  『我会害怕的……』 

————
          是的我开坑了_(:з」∠)_,放心这个不坑,虽说是刀子但其实还好,对吧。

           求小心心评论和关注「小蓝手就算了,我要脸_(:з」∠)_」

  

【忘羡.he】三世轮回.【八】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或许是个刀子#【不这是小甜饼!!!!】
  #汪叽略黑化预警#【不他超暖!!!!!】
  #轮回老梗预警#
  #幼稚园文笔预警#
  #文章略短望见谅#
  #沙雕洛华在线真香#
  #终于同居了!!!!!#

目录走起

---
三世轮回.【八】.同居

  蓝忘机觉得自己今天起床的姿势一定不对。



  当蓝湛醒来的时候天都还没有亮了,虽然昨天喝了些酒导致记忆断片,现在脑子有些迷糊,但长期没有睡个好觉的他起来难得感受到了什么叫神清气爽。根据习惯大概推测出现在是几点后,蓝忘机才注意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他怎么在这里

  思考了一会,对昨晚毫无任何印象的蓝忘机决定下床看看。

  然后他被抓住了

  准确的来说,被一双从被子里伸出来的不明生物的手抓住了。

  蓝忘机条件反射的想要去把对方制服,却在听到被子里含糊不清的话语时愣住了

  “二哥哥早啊!”

  ?

  !!!!

  一种我还在做梦的蒙逼感觉扑面而来,紧接着这种感觉在被子里的不明生物露出头来时到了极致。

  魏无羡从被子里冒出头来,笑得一脸天真无邪“早上好二哥哥!这么早要去哪里?”

  蓝忘机觉得自己的大脑要好好的处理一下这个过大的信息量。



  揉了揉正在抽动的太阳穴,蓝忘机淡淡的开口:“所以说,我昨晚……”

  “你昨晚就像我刚才说的都告诉我了。”魏无羡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接着开口“不过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蓝湛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任何一个正常人突然被告知自己是个活的宛如小说主角的大佬,都会有些难以接受,更何况在自己面前还有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正盯着自己。

  蓝忘机像是想到了什么,迟疑了一下后缓缓开口:“那你……还记得吗?”

  魏无羡看上去对此还是有些拘谨,一板一眼的正经回答:“不记得,只有你昨晚喝醉了跟我说的那些……”他一边说一边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托腮,想了想,才试探着说出口:“但是那些话在我看来也就像一本全新的小说,看都没看,毫无印象……”

  饮水机被蓝忘机养的兔子撞了一下,从水底冒出气泡在水中随波逐流,最后破碎在从地平线伸出的第一抹阳光中。

  蓝忘机觉得心头一空

  这也是正常,无数次的轮回,无数碗孟婆汤,他又能记得什么?眼前的他是魏无羡,但又不是那个魏无羡了,只是一模一样的躯壳罢了,就算那个皮囊的深处还是那个灵魂,但被忘川水洗涤的干干净净又还记得什么呢?

  现在想来,其实蓝忘机自己也早就不是当初的蓝忘机了。

  有些时候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

  他也一样。

  魏无羡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本想着安慰蓝忘机几句,一想到自己那说句错句问题,喉结滚了滚还是没有说出口。

  蓝忘机不太会接话,于是也乐得如此,偏过头望向窗户没有再去理。

  魏无羡坐在床沿上左顾右望,昨天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蓝忘机虽然醉酒后安分老实,但是再乖带着一个大男人回来也让魏无羡累的不轻,一到了就忙着睡了,也没有注意到蓝忘机的家。

  蓝忘机家整洁的算得上是标准教科书的形式了,百年前在云深不知处养下的习惯早已根深蒂固,就算时过境迁,习惯这样的一些事情还是不会改变的。

  也是,就算时光再怎么更改,有些深入心中的东西,还是不会变的。

  魏无羡收回了目光,拿过床头有些凌乱的衣服,正准备换上时,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解衣服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扭头略有些尴尬的看着蓝忘机。

  可能是被魏无羡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蓝忘机终于转过了头。

  蓝忘机说:“怎么了?”

  魏无羡挠了挠头说:“那个……我要换衣服,可不可以……”

  蓝忘机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不再是当初那个魏无羡,轻咳一声略微掩饰了尴尬后显得有些匆忙的离开了房间。

  魏无羡换衣服还是很快的,不过片刻就已经穿戴整齐推门而出了。

  蓝忘机昨天去签售会就是为了看魏无羡一眼,所以现在看到他的扮相也没多大的惊讶,只是看着他穿戴整齐一副要走的样子,心情免不了有些不舍,但长久的隐忍,这样一抹正常不已的情绪也被他好好的藏在了眼底,片刻间就消失不见。

  “要走了?”

  魏无羡笑了笑,“是准备走了,也不太好意思麻烦你。”魏无羡不是没有发现蓝忘机的动作,本想着逗逗他活跃下气氛,看着逗也逗过了,于是又似迟疑的顿了下才开口接着:“不过……那个,你说我们也算熟吧,我最近钱包有点扁,可不可以……”

  魏无羡吞了口口水。

  “再借住几天?”

  蓝忘机显然没有预料到魏无羡会说这句话,虽然吃惊,但还是微笑着的点了点头。

  “可以,我家还有空余的房间。”

     之后整整一上午蓝忘机就陪着魏无羡去把他那些为数不多的行李都搬了过来,顺便又去买了些生活用品,又忙到晚上才把蓝忘机家空荡荡的客房布置得有点人气。

  魏无羡站在门框边,望着整洁的房间,又想了想自己那说是猪窝都侮辱猪的出租屋,感到了一丝诡异的不真实。

  蓝忘机家的客房不算太大,把东西收拾好放好后算不上拥挤,但是也不会大的空洞,因为没住过的原因,房间里还有一股没散尽的新房味,让魏无羡不由得怀疑起这个房子购买的时间。魏无羡闻不惯新房的味儿,于是走向那扇巨大的落地窗旁,推开了上面的一扇小窗,夏夜的凉风顺着刚打开的缝隙吹进房间里,使得落地窗前摆的桌子上新买的绿植抖下尘土,房内那股甲醛的味道也被风吹散开来。

  呼,这下就舒服了。魏无羡笑着想,神态自然的全然没有早晨的拘束。



  “叮咚”门铃兀自响起,魏无羡关上窗户,快步走到门边开门,门外是一名普通的快递小哥——他们今晚吃外卖。魏无羡接过快餐,准备从裤子里掏钱时猛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他好像忘记从家里带钱过来了

  魏无羡不好意思的冲着门外的男子尴尬的笑了笑,正准备叫在书房蓝忘机过来付钱时,一双手接过他手中的两盒外卖,顺便在男子手中放下了一张50元。

  “走吧。”蓝忘机关上门,对着站在门口的魏无羡说。

  “哦。”魏无羡跟上蓝忘机,坐在餐桌前,下意识说了一句:“今晚吃什么。”

  蓝忘机抬起头,显得有些无奈:“不是你买的吗?”

  自己的随口一说得到了回答,魏无羡只得岔开话题:“看下怎么样,这家店做的超好吃的,我刻意提醒他不要加辣的。”

  魏无羡滔滔不绝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蓝忘机轻轻皱起的眉头。

  “嗯。”

  “对吧对吧!其实我的也很好吃的,就是辣了点,你吃不惯。”

  “嗯”

  “还有还有……”

————
  猛然发现自己咕了一个月了【Orz】我有错我罪过。那个羡羡不是还没想起来哦,上一章没有问题的。学了下代码不知道能不能成功_(:з」∠)_
  辣鸡老福特发篇文都快发成电脑专家了_(:з」∠)_

下一章估计还要隔段时间,最近老是咕咕咕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姑姑姑姑,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鸽语大型测试】
  请点亮我的小红心!
  妈咪妈咪哄,召唤小天使留评
    

诶嘿,这个数字厉害了
这样吧,为了感谢各位的支持,作为百粉福利,大家点梗吧【没人你就尴尬】
范围在镇魂,恋与制作人,魔道祖师,方块学园中选,cp的话我杂食所以没多大问题。
随机抽取一位幸运回复者【到时候一个人都没有就尬豹】
就酱吧,感谢大家的支持❤

图自网络,侵删

昨天做了个梦,梦到我推开了特调处的门。
大家围在桌子旁,都好好的,应该在吃团圆饭,什么时间我不记得了。
面面因为调皮被罚不给吃,只能蹲在一旁一边骂臭哥哥一边啃烛九偷偷买来的汉堡
老李炸了小鱼干,大庆傲娇的说不吃,然后老李一转头就偷吃了一个
桑赞汪徵依旧在虐狗,桑赞看到大庆偷吃还说了句什么,梦里听不到,但是大庆很生气的扑过去,大家都在笑
小澜孩在哪里叼着棒棒糖嚷嚷着什么,沈教授笑着看着他
沙雅没死,被林静拉去看他的研究成果了,林静走的时候给了小郭巴一个东西,应该是整蛊的,反正小郭巴吓坏了,跟个皮卡丘似的四处放电,楚哥把他拉走了。
红姐一脸嫌弃的说了一句就去玩电脑了,应该是“人间不直”吧😂
后来有很多人从我身边走过【应该是镇魂女孩们】
有的哭了,有的笑得很开心。小澜孩看到了,说了一句话,我听到了,他说

“才来啊,菜都要吃完了,你们太慢了。”

起来的时候整个眼眶都是红的,当时起来的时候很震惊,我梦很少做的这么完整。枕头湿了一块,从来没有这么感动过。真的超爱镇魂
『让夏天的感动,延续成冬日的温暖』

镇魂回来了❤女孩们回家吧

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还以为在做梦,自己迷迷糊糊间打开优酷,听到熟悉的声音瞬间眼泪就下来了,滚动的弹幕把我手机卡退三四次【辣鸡手机】,果然还是有弹幕看着感动,这真的是冬日里的暖阳。

看了一下,画质确实是更新了,1080p随手一截就是屏保的感觉超赞,最大的不同就是在一些片段加入了旁白【比如小郭巴去报到时加了一段。】

11.10 我们的龙城特调处回来了❤
跨越时间,我在原地
【大声逼逼:我爱优酷】

10分钟后添加:官方把巍巍带面面回家的那段删了……
emmmmm……mmp,面面就不配拥有爱吗。【超级心疼面崽子】

【忘羡.he】三世轮回.【七】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或许是个刀子#【不这是小甜饼!!!!】
  #汪叽略黑化预警#【不他超暖!!!!!】
  #轮回老梗预警#
  #幼稚园文笔预警#
  #文章略短望见谅#
  #沙雕洛华在线真香#

目录走起

---
三世轮回.【七】.隐瞒

        「又喝酒了?」

  「是你回来了。」

  ---

  当主编等人迈着歪斜的步伐回来时就敏锐的感觉到了空气中有些许暧昧的不对劲。她努力理了理混乱到宛如一团浆糊的脑袋,直勾勾的盯着房间里的两人。

  是什么呢?

  她看来确实是有点喝糊涂了,也没有去注意什么遮掩矜持,往沙发上一摔,整个人软的像一摊烂泥一样糊在上面,毫无任何形象可言,也不知道那些疯子在那边灌了多少酒,才能醉成这个混账样。

  但仔细一看,她那发丝下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魏无羡蓝忘机二人,看的故意避开她目光的魏无羡心里发毛。

  故意避开?

  有猫腻~

  主编也是喝傻了,在被陆续走过来的那些疯子挡住视野后,就跟个二百五一样把这本该心照不宣的话就这么讲了出来。

  魏无羡感觉自己那随便都戳不破的脸皮有点发烫,于是干脆装聋作哑选择无视。

  周围的人吵闹着,他们大都醉了,有些人酒品不好,一喝醉了就在那里哭爹喊娘,有些就只是安静的靠在沙发上不做言语。

  房间里人一多,就觉得闷热,魏无羡想找找被丢在一旁的空调遥控器,奈何周围都是那些不太安分的醉鬼,也就只能尴尬的收回愣在空中的手。

  还是那个包间,但静下心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饮水机冒出的气泡载着一些说不出口的话在纯净的水中挣扎,然后破裂。霓虹灯闪烁着,努力照耀着阴暗角落中的污秽,却只是无力的在上面盖了些看不透的光彩。

  捉摸不透,但又令人欲罢不能。

  蓝忘机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腰挺的宛如一张蓄势待发的弓,在这似群魔乱舞的房间里格外的显眼,但他其实也和周围的人没多大区别。

  魏无羡在确认周围都是几个喝的神志不清的醉鬼后才凑上去看了看蓝忘机--他的手指在手机上胡乱的划着,在看见凑过来的魏无羡后愣了愣,随即二话不说就吻了上去。

  看来确实是醉了,魏无羡一边应付着蓝忘机,一边胡乱的想着。

  “夷陵啊,百,百年好合……”主编正醉着,神志不清,又看见这两人的举动,一句话在喉中滚了滚,没过脑子就说了出来。顿时便引起了房中其他人的注意,像什么“早生贵子”啊“办喜宴”啊之类习惯性的客套话一个接着一个的吐出来。

  魏无羡感到一些莫名的尴尬,但他前世不要脸惯了,很快也就习惯过来了,搂住醉了之后一脸懵懂的蓝忘机,宣誓主权般的嚷嚷“看到没有!这是我的人!!”

  但那些人都没有回答,酒疯一过都醉倒在地上,一些还在那里迷迷糊糊的说着梦话。

  真是疯了,魏无羡摇摇头,他也真是被这些家伙带疯了,居然跟这群醉鬼在哪里闹。

  扭头看向一旁的蓝忘机,却正好撞上他正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目,蓝忘机喝醉了,眼中不在被一些莫名的情绪遮盖,双眼纯净的宛如一谈浅浅的清池,在魏无羡的注视下荡起一圈圈涟漪,毫不留情的冲击着蓝忘机那颗在魏无羡离开后就不再跳动的心脏。

  “你是我的,不准再离开了。”蓝忘机说。

  魏无羡笑了,和拨云见日后变得越发明亮的阳光一样灿烂,KTV里晃动的灯光照在蓝忘机脸上,非自然的光线让他显得不切实际--仿佛这就是一场虚幻的梦境。

  “好,我是你的。一直都是你的,不会再离开了。”魏无羡说道

  “蓝湛,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啊。”魏无羡拨弄着蓝忘机的较长的发丝,看着他们在自己的指间缠绕后又分离,故作随意的问着。

  可这普通的话语传到蓝忘机耳中后却像是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刺激一般,他触电般甩开魏无羡的手,紧紧的盯着一旁还在状况外的魏无羡--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仿佛魏无羡下一秒就会再一次从他眼前消失。

  “怎么了蓝湛,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蓝忘机预想中的反应,魏无羡顿时心里明了,看来他没猜错,蓝湛,确实还瞒着他些什么。

  他早就看出来了,前生那些混乱的记忆早已理清,那场蓄谋已久的梦境还未来得及告知他的记忆中,那个在奈何桥头饮着孟婆的苦涩汤水的身影,在他看来,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绝望,但所有人,都会被命运推动着向前走,蓝湛逃不掉的,他也何尝不是同样呢?

  “没有”看见魏无羡被打断后有些疑惑的眼神,蓝忘机更加笃定的说道“没有,我不会去瞒你,只是我不想让你背负太多。”他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有些事情,我替你担着就好了。”

  魏无羡被他气笑了,蓝忘机一向话少的可怜,虽然醉酒后有时会吐露他那些令人猜不透的心思,但更多时候只会点头摇头的迎合,甚至你还不能百分百的确定他是不是连这简单的肢体回答都对你撒了慌。可此时的他,话难得的多了起来,或许魏无羡应该高兴吧,可他实在想不到什么地方值得他高兴,爱笑的人哭了,那他一定比爱哭的人哭了所承受的伤痛多上不止一点。

  那蓝湛呢

  他不知道,  魏无羡不是蓝忘机,自然不会知道。

  谁又会知道呢

                                                                    三世轮回.七end
--
跪求评论点赞_(:з」∠)_

真实_(:з」∠)_

小啊小青龙:

过于真实……(捂脸)

菩提同学自闭了:

过分真实蛤蛤蛤蛤蛤蛤

而为:

这是什么读心术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又有人在隔空读心

竹染轩阴:

过分真实了哈哈哈哈哈

莫染_:

还有突然求评论红心蓝手——

【最近涨粉这么多为啥消息提示这么少?关注了我又不和我互动是为了暗杀我吗?】

盏鹤:

哈哈哈非常真实了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忘羡.he】三世轮回.【六】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或许是个刀子#【不这是小甜饼!!!!】
  #汪叽略黑化预警#【不他超暖!!!!!】
  #轮回老梗预警#
  #幼稚园文笔预警#
  #文章略短望见谅#
  #沙雕洛华在线真香#

羡羡终于想起来啦!

目录走起

---
三世轮回.【六】.苏醒
  蓝忘机睡下后,自觉无趣的魏无羡倒也是安分,自己拿起手机在旁边打着游戏,顿时整个包间只剩下空调机运作的声音。

  随着手机不大的屏幕上再次浮现出死灰般的“失败”二字,魏无羡连输几把之后,意识开始不易察觉的恍惚起来,或许是刚刚不过脑子灌下的酒,也有可能是这个沙发过于柔软舒适而他正好累了,魏无羡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心,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又是那样的地方,又是那样的画面,依旧是多日以来持续拉低他睡眠质量的梦境,无限循环,没有尽头……

  依旧是那一幅幅画面,魏无羡此时正处于半梦半醒间,十分清醒的告诉这是个梦境罢了,但却在那不知何处来的熟悉声音中迷茫

  “魏无羡……”

  记忆中熟悉的声音穿透过轮回造成的层层表相,魏无羡身躯一颤,那声音仿佛落在了他的灵魂深处——声音不大,但却如在平静湖水上掷下一粒石子,激起层层涟漪。

  谁?谁在叫他?

  “我终于,找到他了……”

  魏无羡有些混乱,信息量在脑海中四处窜动,几乎将他分为两半——一半,是有些呆滞的感性告诫着他,这不过只是个梦,过去后他魏无羡照样该吃吃该玩玩的过生活,除此之外没什么别的问题。

  而另一半,是有些混沌的理性告诉他,他应该重视这句看似普通的话语,这很重要。

  什么叫“我终于找到他了”?终于,什么终于?他,又是谁?

  梦境再次如走马灯般流动起来,笑着,哭着,相遇,离别……

  只是原本蒙在一切事件真相上的那层浓雾……

  散开了

  魏无羡是被冻醒的,额上冒下的冷汗经过制冷后显得更加冰冷刺骨。

  下意识转眼望向一旁的蓝忘机,见其仍闭着眼沉睡着,魏无羡也不再作何动作。不知作何,他脑子里混沌一片,闭眼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须臾后拿起手机。

  九点零一分

  仿佛刚才那场长达两辈子的梦境只是他的幻觉,魏无羡努力的劝说自己,但却发现自己已经在不觉间泪流满面。

  人在心烦时,什么事物都可以成为他发泄的目标。很不幸,魏无羡貌似盯上这台无辜的空调机了。

  伴着魏无羡按下遥控的动作,原本正“嗡嗡”制冷的空调顿时哑了下去,整个房内只听得见魏无羡激烈的心跳和蓝忘机平稳的呼吸。

  这两种不相干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竟格外的和谐,呼吸间也渐渐抚平了魏无羡微微激荡的心弦。他开始去理清这混乱的思路,冷静下来后一切举动都变得清晰而有条理,蓝湛,魏婴,魔道,走尸,仙门世家,金丹灵力。这些原本陌生的词语逐渐鲜活起来,每个字后面似乎都会从记忆深处某个不知明的角落里牵连出一段段或长或短的故事。

  不一定精彩,但足以让他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魏无羡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只片刻的光景,他眼中的怀念与哀伤便以消失不见,若不是看到他微微泛红的眼眶,或许谁也不会知道这个阳光到宛如小太阳般的男生,也会露出那样让人心酸的神情,他不语,但喉结却上下动了动,似乎有一句话早已压在心底多年,此时呼之欲出,可最终却只是双唇轻启,对着一旁似皱着眉沉睡的蓝忘机轻轻的唤了一声。

  那声音似乎不是他喉咙里发出,带着一股疲惫的沙哑扩散在房间未散的凉气中。温柔的,也是落寞的。

  似在熟睡的蓝忘机猛地睁开了双眼,鸦羽般的睫毛难以抑制的抖动着,魏无羡刚刚的声音并不大,但他却听的清清楚楚。

  他说

  “蓝湛,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当真是好久不见了。

  久到他的声音兀自响起时,这再熟悉不过的话语也带上了陌生的迷茫。

  声音化在空气中,一时竟让他难分真伪,蓝忘机转头去追寻最后的回音时,便直直的撞上了魏无羡含笑的眉眼。

  “又喝酒了?”

  是你回来了……

---
没完结啊,注意,后面还有汪叽三世经历的回忆杀。

话说最近人越来越少【你不也越来越短小】
真的希望各位看到这里在评论里留个言,举个爪,让我知道还有人在看,有激励也有动力啊是伐。